适合集体朗诵散文

2019-08-14 23:36:29 标题分类:情感散文 关键词:散文集体 阅读:137

  朗读是口语交际的一种重要形式。朗读不仅可以提高浏览能力,增强艺术观赏,更加重要的是,经过朗读,大者可以陶冶脾气,坦荡胸怀,文明言行,增强明白;小者,可以有用地培养对言语辞汇过细入微的体会能力,以及建立口语表述最好形式的自我鉴别能力。上面我们来看一些适合团体朗读的散文吧。

  适合团体朗读散文范文一:

  竹叶吹梦

  作者:耿林莽

  你常常被一根竹子摇醒,风把梦从竹枝上扫落,似残露一滴。这是竹叶子的梦,还是你的梦呢?

  露宿陌头的打工仔燕徙之喜,打到了这片竹林。那里没有市声哗闹,没有半夜车轧破梦的幽邃。风与竹叶簌簌的密语,如细雨沙沙,又引来乡悉的回声:竹林滴水,一个小男孩仰起瘦瘦的脸,承受清冷水珠,解渴的一粒。

  是你告诉:故乡的山查树全被砍去,不值钱的山查果,一盏盏酸味的红灯笼,全被砍去。“我也是一枚,山查果呢。”你说,脸上荡出了酸味的笑意。

  置之不理。小民工蹲在马路的边角,两手空空。守望着车如流水,淌过的人潮,自晨至暮。有谁投过来探询的一瞥?

  一千片竹叶之间,烟雾迷蒙。

  一千片竹叶上面,泪水转动。

  坠落了一颗,停在你抖颤的嘴角边了。这是竹叶子的泪,还是你的泪呢?

  把它擦干,站起来,拍拍身上尘土,你还要“上班呢”去呢。

  “没有活儿干的活称,比干活还累。”你说,脸上暴露了酸味的笑容。

  适合团体朗读散文范文二:

  一片小小的洁白

  今天,天下忽然变得这么美丽!

  我盼望了那么久的雪花,在做梦的时候,曾经悄悄地、悄悄地盖满了全部天下。

  光溜溜的树白了,枯黄的山白了,我家门前的亨衢也白了。我好像来到了白云的故乡。

  洁白的雪花呀,你会永久留在那里吗?

  很多的脚,走过雪地;很多的车轮,滚过雪地。雪地上,出现了混乱的车辙和脚印――

  我真想高声说:“那里的洁白,就是雪花的生命呀,可别弄脏了她!”

  路边,有一块雪地,还没有被踩过,留着一片小小的洁白。我跑到那里,拦住一位叔叔:

  “叔叔,请您往那儿走!”

  叔叔一惊,向我浅笑了,从我身旁绕了曩昔。

  我也笑了,在心里说,我要在那里守着,保护这一片小小的洁白,就像保护一个美丽的梦――

  适合团体朗读散文范文三:

  等待花开

  我曾经信赖每一个戈壁都有绿洲,只要穿过戈壁,就是五谷丰厚牛羊成群的乡村。

  那年冬天,北去的列车一进入新疆,我就存心肠望着窗外,设想碰到芳草鲜美的绿洲。可望了整整一个白天,还是没无望断大漠,不见乡村和农田,不见炊烟袅袅,绿草如茵。

  大漠仍然是无垠的大漠。清癯的胡杨,簇拥的红柳,在风中咆哮的沙砾,看不清面目标牧羊人赶着他庞大的羊群。

  在大漠里临时泊车,仅唯一三五分钟的历程,喧沸的车箱就逐渐寂静了,空荡荡的大漠牵动了全部的眼光。那些神情高贵、一起上谈笑风声的人们,方才还滚滚不停地彼此夸耀本身的都市和本身的经过,此时纷纷在静止的空间里趋于沉静。和大漠比拟,庞大的车体好像纤带,轻得象一片树叶,人就象散落的一粒沙子。粗暴的大漠让统统归于渺小。

  列车前行的刹那,闻声很多多少人都长吐了一口吻。我就想,借使就让我留在那里,变成一棵胡杨,变成一簇红柳,大概变成谁人没有人能看清面目标牧羊人,我能否能坚韧地活下来。

  我想到,满车的行人从一个个站台上来,又在一个个站台消失。孑立的牧羊人赶着他的羊群,还要顶着风沙,在行人的眼里徐徐地走着……或许,统统都将融入无言的孤独。

  那一刻我忽然觉得,在光阴的原野上,生命就是一棵树,一棵孤独的树。

  戈壁很多,绿洲很少,全部的绿洲总在戈壁的尽头,人必定要不停地寻觅,寻觅的历程就是生命的全部。人必定要孤独地行走着,而只要坚韧地跋涉和等待,能力在光阴流沙里,在白云苍狗里,守住本身的生命和魂魄,为本身也为他人开花结果。

  我对着风沙中的杨柳久久地凝眸,只为它远离温情而坚韧地活着。我向看不清面目标牧羊人不停地挥手,只为他在大漠里把本身活成一棵胡杨。

  墨客席慕蓉如此告诉爱着的人:“佛把我化做一棵树,长在你必经的路旁,阳光下谨慎地开满了花,朵朵都是我宿世的期盼。”这时候候,这棵孤独的树,就储藏了全部的空想和苦衷,在等待里美丽而孤独着。

  不晓得多少人体验了如此的心境:渐渐地走在他乡的陌头,冰冷的夜雨下个不停。谁人都市楼高千丈,却没有属于你的一扇窗口;谁人都市灯火通明,却没有一盏灯能暖和你的眼睛;谁人都市人涌如潮,却找不到一个熟悉的身影;谁人都市你走了很久,每一次都举止繁重来往来往急忙……

  风雨劈面,视野越来越模糊,思绪穿越了万万里却愈来愈清楚。这时候候,孤独就如迷茫的戈壁,大口大口地吞噬着魂魄的故里,让你白天读懂了夜的黑。

  为甚么总爱把悲伤的故事讲给陌生的人听,却对身旁的人浅笑着一言不露?为甚么看淡了身外的东西,却仍然迷恋一首记不住词的老歌?能否是穿越魂魄的东西太多,才在光阴的轮回里苦衷重重?能否是走不出自我却又眺望心动的勾引,孤独真的让我们阔别了一种糊口?这棵树啊,立于万木当中形影孑立,这棵树啊,心在万木以外花繁叶茂。

  听阿炳的《二泉映月》,总要沉醉在孤独之美。我没有到过江南,凄婉低沉的二胡一回回让我神往。闭上眼,我就可以想到阿炳破烂的长衫,憔悴的面庞,坐在太湖边的石阶上,弓弦怆然地拉动,凄苦的光阴就在琴弦上流淌。在光阴的琴弦上我读懂了清贫而孤独的阿炳,读懂了他对命运的求索,对艺术的信仰。

  读懂了孤独的阿炳,再读江南,我心里的江熏风雨悠悠,愁眉紧缩,已不但单是杏花春雨雨如烟,撑满油纸伞的水乡。

  钟子期的琴声从来没有人懂。可另日复一天的弹,直到谁人叫伯牙的樵夫寻声而来……子期善弹,伯牙善听,一颗孤独的心找到了归宿。伯牙长辞,子期断琴长泣,一颗心重又皈依孤独:志在高山流水,莫若知音难觅。

  多想聆听昔时的高山流水,可旧事千年,琴声早已埋没于光阴之河,眼里只要烂缦的山花,青葱的峰峦,漂移的白云,河里流淌的不是昔时的水,再不见期待的人。

  道家说,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人没有一世的风光。没有一种幸运是长久的,也没有一种痛苦是永久的。因此,我把全部的残破归于美丽,我把全部的美丽归于孤独,我把全部的孤独归于人生的主题。

  当把本身化作一棵树,当孤独地跋涉了很久,在一个岔口欣喜地相逢,撑起伞为你把风雨遮住,轻抚琴问君有何忧。路漫漫,心陪你走,水迢迢,为你摇舟……

  最深入的东西是心境。这个夜深人静的黑夜,生命之树蓬勃地张扬,让魂魄的每一个枝桠都开出绚丽的花朵,让每一片叶子游离于广袤的心门以外,徘徊在花开花落的旧事之间,渐行渐远。

[适合团体朗读散文]相干作品:

联系电话: 联系邮箱: 客服QQ: